无标题文档
今天是: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
  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经管读书会 >> >> 正文
从动物到上帝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 新闻处 | 日期:2016年3月14日 | 浏览198 次] 字体:[ ]
拿到一本书,被其题目吓到,人类简史,该去怎样书写?怎么一个简法?
作者找到一个角度,便是三次革命:认知革命,农业革命,科学革命。
当然,还有一个角度,时时刻刻提醒:人类的有限,人也是一种动物,顺便观照一下其他动物。
读完此书,获知原来人类不是唯一的“人”,我们只是智人,智人靠的是什么征服其他人种的呢?靠的是语言,靠的是共同的想象。
在本书的整体叙事当中,可以看见,本尼迪克特·安德森(Benedict Anderson)的《想象的共同体》贯彻始终,人类文化经此一解释,或说经此一解构,变得清晰简单起来,我们的农业革命给我们套上了藩篱,地理大发现将世界组成一个整体市场。科学革命伴启蒙运动,将理性主义、唯科学主义、自由主义、达尔文主义、种族主义传播得无远弗届。
人类是一直在进步还是在退步这个思考一直在我脑中萦绕,初民采集社会可以说是有赖小共同体而获得极大的自由,我们今天反观可能觉得野蛮,当时的人却不这样认为。
假设人类社会是进步的,农业革命后我们形成了种种编户齐民的“奴隶制”,将多数人“囚禁”在土地上。科学革命后,小共同体解体,社会不断的原子化,建立一个又一个“监狱群岛”。事实并不允许如此简单假设。
幸福的时代不总是相似的,不幸的时代却没什么不同。
初民的幸福与我们相去甚远,而各个时代的不幸却都是战乱、饥馑、束缚、压迫。
我们的和平建立在巨大的恐怖和对其他物种的空前奴役之上,这比任何时代都让人感到麻木,仿佛幸福昔在今在永在。
我假设把这三个阶段的人分别叫做:初民、农民、零件。
初民是属于丛林的,农民是属于田地的,零件是属于公司和市场的。
从来没有一个时代的人比初民更自由,也没有人比他们更危险;从来没有一个时代的人比农民更安稳,也没有一个时代的人比他们更受束缚;从来没有一个时代的的人比零件更热衷炫耀和消费,也没有一个时代的人比零件更冷漠和自私。
零件的未来是否会改造成超级零件?还是会进入《美丽新世界》抑或攻壳或Psycho Pass的设定?供零件们憧憬和害怕。零件唯一缺少的是敬畏,但似乎也成为遥远的古梦了。

责任编辑:任万琳
上一篇:刘勰和他的文心
下一篇:没有了!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