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今天是: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
  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经管读书会 >> >> 正文
刘勰和他的文心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 新闻处 | 日期:2016年3月14日 | 浏览175 次] 字体:[ ]

刘勰乃历史上一位文学大家,他不朽的著作正是《文心雕龙》。
今天,咱们就来谈谈刘勰,和他的文心。
1刘勰生于刘宋泰始(465—471)初年,历经宋齐梁三朝

那不是个如汉唐一般的盛世大统,政治上的持续动荡给文学界带来了更多奇妙的变化。前承“魏晋风度”“狂士清谈”,又合玄学,佛教大兴……鲁迅曾称,这是一个“文学自觉的时代”。可见,在这个时代,文学的发展与以往是有很大不同的。
既谈文心,就不得不先追究一下什么是文?我们回到“文”这个字最原始的含义,它应该是“纹”的意思,也就是一种图样,一种花纹,或者说一种表现形式。
那么“天文”就可以理解为老天爷,大自然的表现形式。而“人文”呢? 那当然是人的一种表现形式了。如 《文心雕龙》原道篇云“文之为德也大矣,与天地并生者何哉?夫玄黄色杂,方圆体分,日月迭璧,以垂丽天之象;山川焕绮,以铺理地之形:此盖道之文也。”
刘勰说“文”是道的表现形式,而“道”是宇宙万物的本原,“道”的存在是抽象的,而“文”就是来展现它的。  因此,从这个角度上理解,我们可以认为文心即是“道”。
天地自然皆有文,那么人作为万物之灵,岂能无文?   “夫以无识之物,郁然有彩;有心之器,其无文欤!”(《原道》篇)很容易看出来,这样的观点掺杂着道家的思想。从宇宙本原的角度来论证何为文,那么一切都有了最根本的解释。
从某种意义上说,文学是哲学思考的产物,文心也是最真诚的灵魂。故而道家深邃飘逸的思想在这里得到了体现,但刘勰的文心可不止这一家。

2早年,刘勰曾在定林寺长期居住,与著名大师僧祐是挚友

他在寺庙常负责整理典籍,撰写文章。在这里,丰富的书藏和安宁的环境使他了难得的学术积淀,为《文心雕龙》的诞生打下了坚实基础。寺庙生活的经历对他产生了深刻影响,让他变得敏识善论,博闻强记。作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,他写过不少佛学文章,如著名的《灭惑论》。他虽长期处于寺庙,却仍然心怀出世。“穷则独善以垂文,达则奉时以骋绩。”君子不逢时便应提高自己的修为,逢时便应在政治上有所为。可见他在寺庙的生活很大成程度上并不是处于自愿,而且他心中仍然有“儒”。
自西汉以降,儒术独尊,经学是文人的根本,也是人文的根本。儒家认为文章应该“雅正”。
从商周逐渐出现的《诗三百》《春秋》《公羊传》等经典是文章的典范,人们的政治追求,个人感情,道义修养,一切为人处世的准则都应该从经书中学习。 做人要“正”,自然,文章也应该“正”。

3与此相反的《离骚》《楚辞》《九歌》《天问》
这类作品感情丰富,怪异荒诞,大量运用了神话故事和夸张的修辞方法。被经典正统的儒家斥为“非法度之正、经义所载”。
而这样的文风从东汉末年开始兴起,至魏晋后更为夸张。班固也曾批评过屈原露才扬己,不合中庸之道。
刘勰对此有何看法呢?  《辨骚》篇“观其骨鲠所树,肌肤所附,虽取镕经意,亦自铸伟辞。”
他充分肯定了这样的文章,其情真切,文辞华丽。但仍然以儒家正统为本,他评价道“若能凭轼以倚《雅》、《颂》,悬辔以驭楚篇,酌奇而不失其贞,玩华而不坠其实,则顾眄可以驱辞力,欬唾可以穷文致,亦不复乞灵于长卿,假宠于子渊矣。” 由此可见,他虽然肯定了《骚》的价值,鼓励文学创新,追求抒情和修辞,可还是认为经书乃文章之根本,这是最重要的。  《骚》的地位不能超越经书,文心之“正”的重要性由此见晓。
刘勰作为文人的根本显然是儒学,并且我们可以看出他对道家有很深的理解,佛学思想对他而言,同样也有巨大的影响。
以上,简单谈了谈刘勰和他的文心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.3.7


责任编辑:任万琳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